主頁 > 國際新聞 > > 正文

陜西看守所警察向犯人索賄 不給錢就打(圖)

來源:未知 作者:admin 2015-06-21 15:29 字號:A- A+

榆林市榆陽區看守所

  很多被關押人員家屬都會接到看守所電話,被告知送換洗衣服,隨后家屬就會被要求給被關押人員“打點錢”……華商報近期調查顯示,在陜西榆林市榆陽區看守所,曾有民警以各種名目讓關押人員家屬“打錢”,甚至“最近新來了幾個重刑犯”也成為要錢借口,目前受賄的民警已受到法律懲處,而相關管理漏洞依然存在,看守所民警索賄現象,可能不僅僅是個案。

  榆林市榆陽區看守所以打造“書香監室”而聞名。有公開報道顯示:該看守所在監所內的藏書多達2萬冊,其中有《三字經》和《弟子規》以及法律類書籍。就是這樣一所看似文化氛圍濃厚的看守所,卻發生了民警指使獄霸毆打被關押人員,索要錢財的丑聞。

  警官建議家屬先給打2萬元“伙食費”

  2013年9月份,井某被羈押在榆林市公安局榆陽區看守所。50多歲的井某是內蒙古人,因為涉嫌合同詐騙罪被榆林市榆陽區公安局立案偵查。

  井某被刑拘約一周后,他的妻子李某接到看守所打來的電話,一位民警讓她給丈夫送一些換洗衣服過來。李某送衣服時,該民警勸她給丈夫打點錢,“這樣你丈夫就能在這里面吃好點”。到底打多少錢呢?身為家庭主婦的李某不知道。繞來繞去,這個民警最終開口說“就給打2萬元錢”。李某不知如何是好,就讓這位民警幫她打了2萬元。

  李某回到家后,將這事告訴了親友,一位親戚問怎么能打這么多錢,會不會是騙局?李某趕緊到看守所值班室的網上查詢,發現這些錢確實已經打入了井某的賬號,她這才放心。

  2015年6月13日,面對華商報記者,李某分析說,或許因自己丈夫涉嫌合同詐騙,涉案資金約7000萬元,那名民警認為他家有錢,就讓打了2萬元伙食費。

  “要不給錢,看守所里經常有人打人,很兇”

  李某覺得,2萬元起碼夠丈夫1年的伙食費了。沒想到過了幾個月,她又接到看守所打來的電話,只好又去給丈夫打錢。幾次打錢下來,每次都是兩三千元不等。李某說,丈夫的一些朋友去探監時也會給他“打錢”表示情意,她后來查詢丈夫賬號時,也不知道這些錢是否都到賬上了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和李某聯系最多的就是榆林市公安局榆陽區看守所副中隊長黃波。

  李某回憶,再到后來,她常常會接到丈夫的電話,是用黃波的手機打來的,“每次打電話都是要錢,他說話似乎很無奈,好像是被逼迫的一樣”。丈夫打完電話后,李某有時還會再接到黃波的電話。黃波在電話中說:“要不給錢的話,看守所里經常有人打犯人,用那種軟皮管打人,很兇”。

  “傻子也能聽出黃所長(黃波)話里的意思,我丈夫腿部做過手術,身體本來就不好,我也害怕老井有意外呀”。李某說她經常給黃波錢,有一兩次還是將錢打到黃波提供的卡號上。華商報記者采訪中獲悉,黃波提供給李某的卡號是他昔日同學韓某的,韓某目前是綏德縣的一名教師。這個打錢的過程,也成為后來檢察機關辦案時的一個有力的突破口和證據。

  一次索要10萬現金和價值上萬元的手機

  2014年,李某又一次接到黃波索賄的電話,這回讓她給送10萬元過去。“他電話中也不說干什么用,就是說需要10萬元”,李某告訴華商報記者。

  由于李某一時拿不出那么多錢,黃某就打電話過來發脾氣,“最近進來幾個犯人,都是殺過人的死刑犯……你家老井我還是要照顧的,你想想”。

  李某說,這明顯是在威脅她。可一個家庭主婦又能有什么辦法呢?為了丈夫在看守所內的安全,李某四處籌錢,最后在榆林一個賓館,將10萬元錢現金交給了黃波。

  “黃所長看起來虎頭虎腦的,一看就是那種很厲害的人”,李某說。

  而在此前后,黃波又讓李某送一部手機過來用。于是,李某花了約1700元,買了一部三星直板手機送過去。送完后李某準備從榆林回呼和浩特,正要上車時接到了黃波的電話。黃波說這個手機不行,“能否在榆林買個三星的2014”。什么是三星2014呢?李某不懂,黃波告訴她到商場一問便知。李某在商場一問才知道,黃波說的是“三星SM-W2014”,要1萬多塊錢。最后,李某回到內蒙古后買了一部這款手機送給了黃波。黃波案發后,經有關部門鑒定,這部手機價值12600元。

  檢察機關最后認定,黃波收受李某財物近13萬元。

  對每個在押人員“值”多少錢很“懂行”

  黃波不僅僅向李某一人索要過財物。經人民法院認定,2013年7月到2014年4月,黃波在短短10個月時間內,總共向7名羈押人員家屬索賄財物將近15萬元。

  今年46歲的黃波在2003年被榆林市人事局分配到了榆林市公安局工作,案發時在榆陽區看守所負責監管1監區12監室和2監區205監室。為了讓在押人員的家屬給其賄送財物,黃波唆使身體比較好的尹星星毆打、體罰其他在押人員,就像《水滸傳》里面勞城營的“殺威棒”。并告知這些人,如果不想被打,就讓他們的家屬給黃波送錢。

  在這種情況下,黃波的電話,就成為了這些在押人員的“救命熱線”,有的在押人員經常是一個月就給家里打一次電話,催促“趕緊給這里送錢”。

  黃波顯然對每個在押人員的底細都很清楚,對每個人“值”多少錢也很“懂行”。7人中,收受最少的是在押人員紀某家屬送的1000元,最多的是井某妻子送的財物近13萬元。

  盡管尹星星算是黃波在看守所內樹立起來的打手獄霸,但其家屬為了使他能得到照顧,也給黃波送了2000元錢。經華商報記者走訪了解,尹星星被關后妻子帶孩子回了老家,其父因為車禍癱瘓在床,全家就靠60歲的老母親釘鞋修包的微薄收入支撐。

  一位知情者告訴華商報記者,黃波的欲望不斷膨脹,不斷向在押人員家屬索要財物,一些家屬實在無法承受,就向榆林市檢察院舉報了他。從相關材料上看,黃波索賄的手段是赤裸裸的,毫無隱蔽性和技術含量,于是檢察機關也就很快掌握了黃波的犯罪事實。

  爭取立功舉報同事,終審獲刑7年

  榆林市檢察院很快就取到證據。榆林市檢察院指派靖邊縣檢察院異地受理。2014年4月28日,黃波被靖邊縣檢察院刑事拘留,罪名是受賄罪。看守所內的在押人員、在押人員的家屬以及替黃波收錢的同學等20人,都指證黃波索賄的事實。在這個時候,黃波向檢察機關繳納了全部贓款以及兩部手機。

  為了能獲得立功表現,黃波被刑拘僅僅三四天,就舉報了看守所民警喬彥濤收受錢財的線索。靖邊縣檢察院后來查實,喬彥濤受賄事實成立。2014年5月5日,喬彥濤以涉嫌受賄罪,被靖邊縣檢察院立案。隨后,喬彥濤被采取了強制性措施。

  2014年12月26日,靖邊縣法院一審認定黃波犯受賄罪成立,判處有期徒刑7年。法院認為,黃波索賄應判10年以上徒刑,但因有立功表現,加之認罪態度較好、且已經將贓款全部退還,所以從輕判處7年徒刑。黃波不服提出上訴后被駁回。

  2015年6月12日,華商報記者針對上述案情,采訪了榆陽區公安局主管看守所的副政委李潭。李潭說,喬彥濤確實因為受賄罪,被靖邊縣法院取保候審。此案發生后,看守所已經及時進行整改。他承認還沒有對相關領導進行追責,“必須等到(喬彥濤)刑事案件完了后再說”。

  背景

  家屬給在押人員打錢的制度可能給“有心人”留了空子

  1990年3月,我國頒布實施了《中華人民共和國看守所條例》,這部條例25年來未有改動。而在本條例之前,是1954年9月7日政務院公布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改造條例》,兩部法規相距36年之久。

  一些法律工作者認為,雖然《條例》規定當地財政部門應當保障關押人員的生活,但是關押人員的生活標準依然很低。如1996年,財政部和公安部聯合下發在押人員伙食標準,(1)糧食,17~25公斤;(2)蔬菜,15~20公斤;(3)食油,0.5~1公斤;(4)肉食,1.5~2.5公斤;(5)蛋、魚、豆制品,1~2公斤。

  每個地方根據經濟情況制定不同的伙食標準,據媒體報道,2012年廣東天河區看守所在押人員是每人每天8元錢;而重慶2011年伙食標準是每月224元錢。從此看來,一些經濟不發達地區伙食標準可能更低。部分在押人員的伙食費的補助,不得不靠家屬“打錢”來彌補。

  2013年3月17日,來自北京、上海、廣東等11省市的11名從事刑事辯護的律師,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及國務院寄出了一封《公民建議書》,建議對已實施23周年的《看守所條例》進行修改。這份建議書中稱,“出于安全管理與方便被羈押人生活的角度考慮,幾乎所有看守所都有日常品商店,有的還設有營養餐等其他有償服務。但由于看守所自身利益的驅動,加之工商價格監管漏洞,導致看守所商品價格通常是正常市場價的三四倍甚至更高,其間的暴利空間非常之大。據反映,一包在外賣1元的榨菜,看守所內要賣5元;火腿腸統統10元一根……”

  此后,盡管地方財政部門和公安部門又做了一次重新核定,但是全國各地看守所在押人員伙食標準依然偏低。

  一位常年代理刑事案件的資深律師說,國家應該取消家屬打錢的制度,如果短時間不能取消,也應該禁止看守所民警代為打錢入賬。可以在看守所商店、食堂安裝刷卡設備,家屬在家就可打錢,沒有現金交易,就能較好杜絕以“打錢”為由產生的腐敗。

相關閱讀

我要評論

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青島新聞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

香港開獎結果_香港馬會開獎結果_香港馬會開獎直播 www.gzohfx.live
版權為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. 保留所有權利
象棋残局破解